成为胶水……。Empath– Jayme Laskowski –中

成为 胶粘剂…………挣扎挣扎……小时候,我记得和姐姐吵架并告诉她:“我是胶粘剂,无论你说什么从我身上反弹并粘在你身上,都是胶水!”现实是,我一直是胶粘剂。 承担每个人的情感负担,帮助他们处理自己的情绪,而他们却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当有人对任何人生气时,他们的感觉会像感觉到一股热潮一样击中我,就像能量在我的神经系统中流淌一样。 它从我的头顶开始,像热熔岩一样向下流过我的身体,进入我的脚,使我筋疲力尽,感到爱与笑的感觉。 小时候我常常哭着被告知我太敏感了。 他们不知道感觉到我和其他人的情感对我来说要比他们强烈得多,这常常使我情绪低落或沮丧,直到我能够处理并释放不知不觉中释放给我的东西。 我必须学会扎根自我。 写作通过将情感能量转移到新的振动中来帮助我释放。 赤脚站在柔软凉爽的草地上是必不可少的,它可以将任何负的残留能量释放到地球上。 地球母亲善良,总是接受我无法独自处理的事情。 可视化地像不可穿透的力场一样围绕着我放置光能场,可以提供一些保护。 是的,我所处的环境也会对我产生影响。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振动能量组成的。 同情是一种美丽的痛苦。 永远不会有能力不关心伤害您的人,因为您看到了他们的缺点并在有缺陷的人的层面上引起了他们的共鸣,所以很容易原谅他们。 完全陌生的人经常开始与您交谈,并在说完之后才告诉您一些情感上的创伤,意识到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只是向完全陌生人透露这种脆弱性。 我承担了帮助所有人与过程中的感觉和情感接触的美好负担,使我感觉减轻了不再需要携带的行李的负担。 有时我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从其他人的情感试验中恢复健康。 它扎在我的肌肉中,出现在我无法控制的焦虑中。 但是我之所以能解决这个痛苦,是因为我不得不吸收所有带负电荷的能量并加以改变。 我无法摧毁它,因为曾经的所有能量将永远存在,但是,我可以改变它。 有时候我希望我能成为橡胶,但作为同情心,我将永远是胶水。